|舞蹈 x 生命之間|永恆的直線:生命到了盡頭,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,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?

|舞蹈 x 生命之間|永恆的直線:生命到了盡頭,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,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?
Photo:Tobias Wrzal

死亡像一片湖,
人總望向湖底,想像靈魂遊蕩的他方。
死亡也像黑洞,
守護時間的終點,唱誦眾生平等。

–安娜琪舞蹈劇場


 

走向死亡的時候,我們或許會害怕,也或許能夠坦然面對。

有人說,在離開之前,能夠看見自己最在意、最遺憾的事情。但是,沒有人能回來告訴我們。
如果你將離開,你能夠放下身邊最在意的那些人嗎?而在意你的人,又能不能夠面對你的離開?

人的一生,是用無數個獨一無二的故事與最深沈的感情所積累起來的。
如果有一天,我們能用另外一種形式,讓離開的人,用另外一種形式存在,你能夠接受嗎?

|舞蹈 x 生命之間|永恆的直線:生命到了盡頭,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,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?
Photo:PPTSTORE

生命無常,科技留下的永恆,是永恆嗎?

因為生命的有限、無常,我們珍惜身邊人與自己相處的每分每秒。
如果有一天,科技能夠延續一個人的生命,可能是保留記憶、意識或是其他我們未知的方式,那麼,這個離開的人,還算是活著嗎?而你,還會不會去好好的享受與珍惜與至愛之人相處的每一刻?
如果這個世界沒有永恆,每一個人、每一件事情都有盡頭,那麼,用科技所留下來的永恆,還是永恆嗎?

在這個世界上,每一個人所寫下的故事,所擁有的一切,在離開的時候,都會煙消雲散。死去的人,只會留在那些惦記著你的人的腦海中。
如果,你能夠珍惜與每一個人相處的時光,也能夠接受至愛之人的離世,那麼,用科技給你延續下來的生命,能不能夠給你帶來一些安慰與釋懷?(延伸閱讀:|生命 x 藝術|英國當代藝術家Damien Hirst…生死概念的詭譎詮釋與藝術爭議)

|舞蹈 x 生命之間|永恆的直線:生命到了盡頭,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,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?
Photo:安娜琪舞蹈劇場

讓我們透過肢體語言,探索我們身邊的一切

安娜琪舞蹈劇場,創立於2010年,而舞團的名稱則來自於Anarchy的音譯。他們透過肢體、劇場、視覺與音樂的藝術創作,探索那些在我們的生活中,各式各樣微妙的人際關係與社會結構。

|舞蹈 x 生命之間|永恆的直線:生命到了盡頭,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,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?
Photo:安娜琪舞蹈劇場
|舞蹈 x 生命之間|永恆的直線:生命到了盡頭,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,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?
|舞蹈 x 生命之間|永恆的直線:生命到了盡頭,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,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?
Photo:安娜琪舞蹈劇場

「煙」,它其實就是流浪在空氣中的微粒,它似有似無,它是虛是實,只有在光線的照耀下,它才能清晰可見。它就像生命,死亡後,人們離開這個世界,孑然一身,好像什麼都沒有留下,但又好像留下了很多的回憶、故事、情感,只有對於特別的人,才能看見它的形狀,卻又捉摸不透。

永恆的直線(The Eternal Straight Line),藉由導演謝杰樺與製作團隊不斷的討論與成員之間的故事分享,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思辨,最後創作出一個挑戰物理動態、以「煙」與「光影」隨著舞者翩然起舞的作品。

|舞蹈 x 生命之間|永恆的直線:生命到了盡頭,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,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?
Photo:筆者

我們乘風而來到這個世界,乾淨、天真、單純、有個性。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有最單純渴望,也有這一生會經歷很多的探索與拉扯。他們,將用最動人的方式,演繹著我們生命的重量,帶我們重新認識一次自己,並重新探索我們生活的地方。

 

 

 

 

*推薦閱讀 – 看更多「表演藝術」相關文章:

|表演X專題之間|專訪Albee范乙霏(上):撕去標籤後,看到最純粹的自己

|哲學X專題之間|專訪Albee范乙霏(下):人生是一場耐力比賽,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


倉央嘉措/文字編輯

倉央嘉措,是轉世活佛,也是藏族有名的詩人。他背負著命運,卻追求浪漫的愛情生活,最後以悲劇告終。而最後留給世人的,是一首又一首的如情詩般的文學作品。拉薩藏文木刻版《倉央嘉措情詩》,匯集了他60多首的情詩,觸動了無數人。

購物車

loader